主机游戏加速器原理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國內新聞 > 新聞人物>正文

婆婆患癌時日未幾 離婚37年后八旬白叟病房里復婚

時間:2017-03-08 13:19:51    來源:淘寶貨源網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我來說兩句() 字號:TT

  圖為:兩位老人破鏡重圓

楚天都市報記者劉毅 攝影:楚天都市報記者蕭顥

昨日,在病房中,83歲的李超杰一會撫著老伴王慶的手,一會看看剛領的結婚證,眼中既有驚喜,又有擔心。

喜!兩人離婚37年后,又從新走到一起。憂!妻子病情一每天加重,時日未幾。

“可能破鏡重圓,最終再有個家。”李超杰說,這也是他和老伴最好的歸宿。

63年前 同窗少年互生情愫

李超杰和王慶都是河南人,兩人相差一歲。1954年,兩人同時考入剛成破的首都師范大學,成為同班同學。

李超杰留神到王慶,既是因為兩人是老鄉,也是因為王慶活躍、英俊。“長得像老片子《籃球五號》中的明星。”最開始,兩人遇到一起,多是談學習聊故鄉事,但跟著“軋馬路”次數多了,兩人的心也走得近了。

1955年,李超杰的母親自體不好,作為獨子,他要回河南老家照顧單身的母親,于是不得不取舍休學,而這些手續,他都是寫信委托王慶幫忙辦理的。讓李超杰打動的是,雖然只同學一年,但王慶十分熱情,將休學的手續辦得妥妥善當。這讓李超杰覺得王慶不僅心腸仁慈,也是個能夠廝守畢生的女孩。

直到1956年,他才重新返回學校。但此時,王慶已畢業分配到武漢的江漢老師深造學院工作。

一個月一兩封信,成了兩人傳遞新聞的工具。

信里都是寫啥?“學習唄!”李超杰回想不起信的詳細內容,但只記得,那個年代的年青人都很守舊,男女之間能談的除了學習就是工作,他也不敢隨便表白自己的傾慕之情。

1957年,李超杰也要畢業調配。為了回家照顧母親,他抉擇回到開封,對王慶的懷念只能埋藏在心底。

57年前 鴻雁傳情喜結連理

通過書信交往,通過書信定情。

兩人戳破那層窗戶紙是通過書信開頭稱呼的變更。

李超杰說,當時他篤定主張尋求王慶,可通過什么方法表白,這讓他很傷頭腦,最后他想到一個方式。以往每次寫信他都是寫“王慶,你好……”,一次,他一改平常,直接寫“慶,你好……”,見王慶仍舊回信,他心中竊喜。“稱說變熱忱了,可她沒反對,這闡明她也有來往的意思。”

1958年,李超杰心中有了打算,想進一步發展關聯。在當年的夏天,他寫信給王慶,訊問王慶暑假的部署,還特地問了一句“你放假來開封玩么?”

答復是確定的。那年暑假,王慶到開封,在李超杰家住了一個月,閑暇時,王慶甚至幫李超杰洗起了衣服。

李超杰說,開端的時候,母親并不看好他和王慶的這一段異地戀情,但當王慶第一次進了家門,母親見王慶又高又美麗歡樂得不得了,一下子認可了這個兒媳,做了不少好吃的,而晚上,王慶就和母親住一個屋。

暑假過后,“慶”變成了“敬愛的”。當年的寒假,李超杰來武漢看望王慶,就住在王慶所在學校的男生宿舍。固然熱干面、炒豆絲不能滿意李超杰的胃,可只有能跟王慶在一起,這些生涯習慣的差別他都感到不算啥。

1960年,靠著書信和一年兩次的短聚,兩人的情感又升溫了。李超杰說,他寫求婚信給王慶,回信在他眼中就只有兩個字——“批準”。當年春節過后,兩人喜結連理。不酒宴,窗戶上沒有大紅的喜字,有的只是親友的祝愿和新人的甜美。

當年底,大女兒出身。兩年后,兩人又迎接了兒子的降生。

37年前 雖已離婚心未走遠

武漢、開封,一對夫妻,兩個孩子。

直到1975年,李超杰才調到武漢二十一中工作,解決了兩地分居的問題。但兩個人就像刺猬一樣,離著近了反而扎傷彼此。

李超杰說,住到一起后,才發明彼此生活習慣上有著宏大的差距,兩人為此常常爭吵不息,加之兩人都是倔性格,導致抵觸終極無奈協調。1980年,兩人通過江漢區法院調停無效后,協定離婚。

“堅持間隔可能對雙方都好。”李超杰忘不了兩人走出法院的那一刻,他記得,王慶拿著裁決書哭了。“祿榮,你別哭,我不會辜負你的……”李超杰喊著王慶的小名,做出一個許諾。李超杰冥冥中感到,此時雖然和王慶分開了,但最終兩人仍是會走到一起。

雖然搬到另外的地方,李超杰依舊愛好往熟習的那個“家”里跑。電燈壞了,他回家修,柴火沒了,他回家劈……隔三差五李超杰就要去看看王慶。爾后,男未再婚,女未再嫁。

南京、姑蘇、杭州、成都、重慶、樂山……雖然已經離開,但兩人像一對老夫妻一樣,結伴去了良多處所。

去年5月,已經81歲的王慶忽然呈現大小便失禁的情形,李超杰急了,帶著前妻到醫院一檢討,成果發現是結腸癌,醫生本想手術醫治,但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,這即是宣判了王慶的逝世刑。

子女一個在開封,一個在天津,都不在身邊。李超杰只得每天到病院照料王慶。天天中午,83歲的李超杰從三眼橋坐車達到武漢市核心醫院后湖院區,一口口給王慶喂本人做的飯,下戰書,他再一個人回家。

看著王慶病情日益重大,李超杰在病床邊向王慶說出自己的宿愿——復婚。

前日 病重之際言歸于好

“哪里疼?我把床搖低一點。”“不要慌,我去叫醫生。”昨日上午,楚天都市報記者在醫院看到,王婆婆鼻腔里插著氧氣管,談話都很艱苦。下晝1時30分左右,婆婆突然呼吸變得急促,嘴里不停地發出“哎呦”的聲音,李超杰趕快叫來醫生,調大了供氧量,并上了心電監護儀器。

看著老伴苦楚的表情,李超杰眼中的兩行老淚也不自發地流下來。

“懊悔,太后悔當初沒好好對她。”李超杰的思路回到1961年11月。王慶臨盆,而李超杰由于工作沒能陪同在王慶身邊。李超杰說,他讓母親來照顧妻子,當時正值三年難題時代,母親帶了一點雞蛋和一點面餅照顧妻子,可貨色卻被偷,妻子就這樣一個人把女兒贍養。1963年,兒子出世的時候,他依舊沒能陪伴在妻子身邊。

兩個孩子誕生時,李超杰都不在武漢,這也是他此生最愧對妻子的事。

李超杰說,離婚之后,他沒有組建新家,就是始終認為王慶是“最好的妻子”。三四年前,他就曾請求王慶復婚,但沒勝利。住院后,他也屢次提過復婚,可老伴不知為何沒許可。“我就是想破鏡重圓,給她一個完全的家,也給自己一個完整的家。”

“必定是被李爹爹激動了吧!”護工姜女士說,前段時光,王婆婆精力好的時候,也時常說兩人年輕的時候那些事,邊說還邊笑。直至本月1日,王慶終于贊成了復婚。

猶如新婚般欣慰,李超杰找到了民政部分,工作職員核實了婆婆同意復婚的志愿后,2日就為兩位老人辦理了結婚手續。

依舊沒有酒宴,照舊沒有大紅的喜字,但結婚照上,兩位八旬白叟的笑顏依舊甜蜜。

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

相關新聞
    無相關信息
網友評論
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  
匿名發表
主机游戏加速器原理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黑马计划快三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有北京时时么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软件 王中王4肖六码 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斗牛游戏下载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怎么玩 宝盈娱乐 手机21点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