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机游戏加速器原理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健康頻道 > 環保動態>正文

山東“癌癥村”現死亡名單 水污染觸目驚心

時間:2013-09-09 19:03:57    來源:白山在線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我來說兩句() 字號:TT

山東“癌癥村”現死亡名單 水污染觸目驚心

  3月1日,河南浚縣老觀嘴村,環境保護標語到處都是,但是污染情況依然存在。CFP

  這是一組本刊記者發自山東、河南、河北關于地下水污染的調查報道。調查的結果觸目驚心:企業亂排亂放,甚至直接向稻田排污;癌癥和各種病痛吞噬化工企業、造紙企業周邊民眾的健康。

  此前的5月初,中國政府公布了一份地下水污染防治方案:到2015年底,初步遏制華北地下水水質惡化趨勢;到2020年,地下水飲用水源水質明顯改善。

  作為中國第二大平原,華北平原主要由黃河以及淮河、海河沖積而成,面積約31萬平方公里,人口和耕地面積約占全國1/5。環保部專項檢查結果顯示,華北平原局部地區地下水存在重金屬超標現象,受檢查的2.6萬多家企業中,55家企業存在利用滲井、滲坑或無防滲漏措施的溝渠、坑塘排放、輸送或者存貯污水的違法問題。

  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追求的GDP任由企業亂排亂放,一方面是地下水污染嚴重侵害了民眾的生活。治理環境污染依然是一項難題,如何在生態保護與經濟增長之間找到平衡點,考驗著政府部門的決心。

  山東鄒平:毒氣籠罩的癌癥村

  一邊是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前列,一邊是毒氣籠罩的癌癥村,山東鄒平癌癥死亡名單和水污染現狀觸目驚心。

  文 本刊記者 袁成本

  污水涌出工廠,順著河溝流向遠方,空氣中飄著刺鼻的酸臭和辛辣味。

  5月25日上午,村民劉貴生家,他十余歲的孫子不時地抽搭著鼻子,并不時撓腿,顯得難受不已。這個已上小學六年級的孩子,除了患有皮膚病之外,還患有嚴重的鼻炎,每天都要往鼻腔里涂“扈氏鼻炎舒通膏”,用一根7厘米長的棉棒把藥膏推到鼻腔的最里邊。

  劉貴生是鄒平縣九戶鎮利民村村民。他所在的這個被稱作“癌癥村”東南約三百米處,有兩家化工企業,福海科技和開元化工。工廠排放的污水毒氣已經達到當地村民忍耐的極限。

  “如果有炸藥的話,我會抱著炸藥炸掉開元化工,今天我說的話,你們記者一定要將我的名字刊登出來。”一位村民激憤地對《法人》記者強調。

  事實上,九戶鎮利民村的現狀并不是個例。5月12日,山東省環保廳介紹,有14家存在利用無防滲漏措施或防滲漏措施不完善的溝渠、坑塘貯存、排放廢水等環境違法問題。

  這14家企業包括:淄博市桓臺縣果里鎮沈家小化工廠、淄博市桓臺縣果里鎮康家小化工廠、濰坊市高密市宋述信小電鍍廠、濰坊市高密市金祥針織廠、濰坊市高密市華盛針織廠、聊城市茌平縣信發華宇氧化鋁有限公司等。

  村民買水抗污染

 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前,鄒平農村大概是這樣的景致:村里有三五口水井,家家戶戶人工挑水吃,婦女們在井邊涮衣洗菜,男人在井邊談天說地;改革開放前后,大家陸續在自家院里打井,手工搖水,生活自然方便了不少。然而,好景不長,隨著企業如雨后蘑菇般地冒出,人們驚訝地發現,井水被污染了,水井越打越深,到最后出水還是不敢喝了。

  在緊靠鄒平縣長山鎮鎮駐地的茶棚村,一位大媽告訴記者:村里來了個做豆腐腦的,起初不了解情況,打開水管就用了自來水點鹵,由于不清楚那是淺層水,結果那批豆腐腦全都遭踐潑掉了。“你說我們鄒平的地下水厲害不厲害?”周圍的幾位大媽苦笑中帶著幾絲無奈。

  九戶鎮利民村一位劉姓老漢,既無奈又自豪地說,他買“商品水”已有14年的歷史,是全村買水“第一人”。

  一家農民嬌貴得買水喝?剛開始還引起村民的笑話和不解。有人笑話他“讓錢燒的”,有人說他一個農民太“嬌貴”。

  “到后來,村里成批量地出現癌癥病人,一查幾乎個個都是晚期,這時大家才佩服他的“英明”。現在,村里所有人都只喝“商品水”,再窮的人家也不敢在這方面省錢。”該村村民在接受《法人》記者采訪時說。

  對鄒平的地下水,來自青海省的小趙“印象”深刻。今年春節之后,他從大通縣老家到九戶鎮發展,開了全鎮唯一一家蘭州拉面館。初來乍到,他以為這里的水與他老家一樣。可是,喝了兩天的“自來水”之后,他感到嗓子發干并伴有痛感,前來的食客也不斷向他反映面湯味道不正。小趙詢問房東,才知道:這里不僅井水不能喝,連淺層的自來水也不能喝,入口的水是需要花錢購買的,井水和淺層水只能用來洗衣拖地。

  為了對鄒平的地下水質有直觀的了解,《法人》記者無論走到哪個村子,都要到農戶家里找機井嘗水,從長山鎮嘗到韓店鎮,從孫鎮鎮嘗到九戶鎮。有的井水略感鐵腥味,有的有一點淡淡的苦味。事實上,這就是鄒平農民不敢入口的“毒水”。

  村民大都躲躲閃閃

  網上公布的“中國癌癥村地圖”,鄒平“榜上有名”——其描述為“鄒平孝婦河沿岸”。在上世紀80年代,孝婦河沿岸主要受上游淄博企業污染之害,51個村莊因癌癥死亡400多人,此事被學者寫進了一份調查報告。這就是“孝婦河沿岸癌癥村”消息的源頭。

  孝婦河在鄒平境內長43.9公里,流經長山、焦橋、鄒平3個鎮、73個村。《法人》記者來到兩岸村莊密集的長山鎮。

  或許是“癌癥村”這一稱謂深深刺痛了村民的心,在幾個村里走訪,村民大都躲躲閃閃,要不說自己是“外村的”不了解情況,要不說村里“沒有人得癌癥”,并指證臨近村莊才是“癌癥村”。

  張旺村是周邊村民集中指證的癌癥多發村。在村里采訪時,幾位老者告訴《法人》記者,二十幾年以前,村里得癌癥開始增多,之后越來越多,但近幾年開始變少了,最近3年,好像再沒聽說誰家有人得過癌癥。現在的張旺村已經不是癌癥村,周邊應該也沒有什么癌癥村。

  難道是鄒平的生態環境變好了?對此,村民們直接給了否定的回答:不是環境變好了,而是因為大家不再喝井水了;不僅不喝井水,連自來水也不敢喝了——大概從10年前開始,村民們都花錢買水喝。

  最令村民們耿耿于懷的是:“地下水污染了,這么大的事情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們,讓那么多鄉親白白死于癌癥”。

  村民們也承認,罹患癌癥原因復雜,不能全賴污染,但水和空氣的污染肯定逃不了干系。

  癌癥死亡名單

  根據村民小葛(應要求為化名)的說法,九戶鎮政府駐地附近就有好幾個“癌癥村”。

  戴上癌癥村的帽子,小伙子難娶,大姑娘難嫁,連生產的農副產品都沒人敢買。上了媒體,他們的名聲會傳得更廣、更遠,而九戶鎮又是全國著名的甜椒之鄉。村民會接受記者采訪、承認自己是癌癥村嗎?

  《法人》記者來到九戶鎮駐地北側的利民村。這是個小村,共有146戶人家、549口人,1090畝耕地,村民以打工和務農為主。

  聽說《法人》記者來訪,村民們圍聚了過來。他們無奈地承認,利民村確實是個癌癥村,現在還有人躺在家里等死。最讓人震驚的是,最近四五年間,僅在該村村東一條街上,二十來戶就有9人死于癌癥!他們中最大的58周歲,最小的只有12歲。

  其名單如下:

  劉貴福,胃癌,去世時58歲;

  劉保全,胃癌,去世時50歲;

  劉保軍,扁桃腺癌,去世時40多歲;

  劉保會,胃癌,去世時50多歲;

  劉保元,胃癌,去世時50多歲;

  劉保光,胃癌,兩年手術后去世,不足50歲;

  鄭實福,肝癌,去世時40多歲;

  鄭子嘉,血癌,即白血病,去世時12歲。

  該村東南約三百米處,有兩家化工企業,福海科技和開元化工。工廠排放的污水毒氣已經達到當地村民忍耐的極限。而對污染他們家園時間更長的“福海化工”,村民卻多予以溢美之詞。因為,自去年開始,它排放的廢水變清了。幾撥村民們帶《法人》記者幾次探望其排水口,排放的確實是清水。而在“福海科技”東門,《法人》記者卻分明聞到時了一股蔥臭味。

  “他們這些村民太容易滿足,只是看到表面的水清,事實上,并非如此!”一位長期關注環境問題的人士對記者說。

  癌癥病人的批量出現,使利民村產生了恐慌,離化工廠更近的村東的房子,有的被廢棄,大家盡量往村西走;幾年來,村里的深水井往村西一搬再搬,已經挪了3次窩,他們想離那些化工企業盡量遠些、再遠些。無奈的是,挪一次也只能挪個幾百米,化工廠已經成為他們逃脫不掉的惡鄰。

  5月21日下午,習近平總書記到四川蘆山縣體育館安置點看望受災群眾時說過,不管是什么情況,不論是什么天災人禍,一定不要讓下一代受到傷害。這句話,被利民村村民們一再提起。村民們指控,九戶鎮的化工廠使孩子們已經受到“傷害”。

  在村民劉貴生家,他十余歲的孫子告訴《法人》記者,他們班共50人,像他一個樣有鼻炎的有七八個,患皮膚病的更多。

  有人告訴記者更加聳人聽聞的數據——在九戶小學和九戶初中,學生皮膚病和呼吸道疾病發病比例超過30%。

  利民村有二十多位子弟在40里之外的鄒平縣城打工,他們大都在那里成家。村民李玉璞告訴《法人》記者,小孩子對環境格外敏感,他有個6歲的小孫子,這幾年來,只要一回村里準要皮膚瘙癢,現在兒媳已經不敢讓孩子回老家了。對這種現象,村民紛紛表示了同感——他們的孫子、孫女、外孫、外孫女只要一回到村里就鬧皮膚病,而返回縣城過幾天就好。

  頗具玩味的是,鄒平縣城的空氣質量已經令人不敢恭維,而利民村村民卻羨慕那里的“好空氣”。

  死老鼠味彌漫的九戶鎮

  對于九戶鎮的污染,網上有這樣一則流言——“住在九戶,少活三十年沒問題”。這些說法有多大夸張的成分?真實情況如何?《法人》記者決定到九戶鎮住上幾天,感受一下化工廠廢氣的污染情況。

  從九戶鎮公布的資料看,工業興鎮的支柱產業中排在最末位的“化工”業才是真的支柱產業,在規模以上企業中,3家化工廠——開元化工石材有限公司、福海科技發展有限公司、方達康工業纖維素有限公司。資料顯示,這三家利稅總額比其它所有企業的總和還要多。

  根據介紹,九戶鎮還有更多的“規模以下”化工企業:“楷陽化工”、“天鹿化工”、“先隆達農藥”、“峰源助劑”等。不僅如此,這里還有一些連廠名都沒有掛的小化工或疑似小化工企業。

  在鎮中心馬四干渠西側,有一家沒有牌子的企業。從外觀看,它似乎是一家養殖場,而繞到其背后發現,里面豎著幾個碩大的鐵罐,疑似化工廠。《法人》記者想進去探訪,竄出三四條窮兇極惡的大狗擋住去路。

  九戶鎮的污染主要不是這種小化工企業,而是以“開元化工”為首的“規模以上企業”。一位老板娘總結了鎮上的幾大氣味——“開元化工”是苦的,“方達康”等纖維素是辣的,橡膠廠則是焦糊臭。

  一位小學生對九戶鎮的氣味的描述是——“開元化工”是死老鼠味,“方達康”等纖維素是臭蔥味。

  這些廠子大都在夜間放氣。老李在一家工廠當保安,常值夜班,距“開元化工”極近,有著“得天獨厚”體驗條件。他告訴《法人》記者,“開元化工”一家廠子的味道就有好幾種,它有時是苦味,有時是臭豆腐味,有時是臭洋蔥味,有時是死老鼠味,有時候是臭雞蛋味,有時候是臭屁味。

  “開元化工”排放的味道如此豐富,它的原料和終端產品是什么呢?

  “開元化工”的產品并不保密。據了解,它是一家致力于橡膠助劑生產的專業化工企業,主要生產橡膠促進劑,年生產能力超過20000 噸。主要產品有硫化促進劑MBT(M)、MBTS(DM)、精品DM、CBS(CZ)、TBBS(NS)、DCBS(DZ)、NOBS(MBS)、DPG(D)等系列產品,廣泛應用于橡膠、醫藥、農藥等行業。

  但它使用的原料,廠家保密得很嚴,老李使盡渾身解數,也只弄清,其原料中有硫磺。

  對于“開元化工”的氣味,利民村每個人都有話說,大家七嘴八舌,義憤填膺。五十多歲的老劉向《法人》記者講了他的一次不尋常經歷。

  他說,開元化工三天兩頭排放廢氣,一旦遇到東南風,氣味直撲村里,讓人連大氣都不敢喘。這是“正常情況”。去年初秋,他遇到一次“非正常情況”。那天,他在村東正由南向北去,到了廠區跟前,突然發現它好像是煙囪壞了,氣體不是從煙筒頂部往外冒,而是從下部冒開了,那色焦黃焦黃,比黃裱紙還要黃,那氣味苦得沒法形容。他立即扔了東西,把衣服撂了起來捂住鼻子,跌跌撞撞逃離現場。最可憐的是3位女工,她們也從這里經過,當場全部倒下。

  聽說《法人》記者要住在九戶鎮體驗“開元化工”的味道,利民村的村民都很積極,怕記者晚上睡過頭錯過體驗機會,紛紛索要電話,到放氣時時候好提醒一下。按他們的估計,3天之內“開元”肯定放氣。

  5月25日晚21時26分,一位李姓村民率先打來電話,他急促地喊道:“開始放氣了!”。記者飛奔跑出旅館,一出門,就聞到濃重而難聞的氣味,正如那位小學生所言,確實是死老鼠的氣味。本來,記者想到“開元”廠區門口近距離體驗一番,誰曾想,這氣味實在令人惡心難當,走到半路,只得學著老劉的樣子,把衣服撂起來,捂著鼻子趕回旅館,關好窗戶。據老李的“監測”,這次放氣持續了不足一小時。而27日晚上,老李的“監測”結果是,“開元”從當晚9點25分放到凌晨兩點多鐘,持續了4個多小時。

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

相關新聞
網友評論
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  
匿名發表
主机游戏加速器原理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塞车pk10直播下载 快乐彩怎么玩 姚记娱乐 云南时时下载 三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pk10杀一码在线计划 赌博翻倍公式137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 90足球比分网 新江时时彩五星走势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器